您当前的位置:
首页
> 组工信息 > 媒体聚焦
 
宁波象山乡村善治干了什么大事?中央各大媒体集体聚焦
发布日期:2019-06-14信息来源:人民日报、光明日报等浏览次数:字号:[ ]色调调节:

近期,《人民日报》头版刊发文章,讲述浙江念好乡村治理“三治经”,其中还讲到了象山县的“村里的事,村民说了算”。同时,《光明日报》《经济日报》等也纷纷刊文,讲述象山百姓充分参与建设自己的家园,村里的事村民参与、村民决策,让山村发生巨变。晚间的央视《新闻联播》播出了题为《浙江乡村治理新思路:“三治融合”》的报道,其中也提到了象山的“村民说事”制度。


习近平总书记指出,要加强农村基层基础工作,健全自治、法治、德治相结合的乡村治理体系。近年来,浙江省不断加强和创新乡村治理,努力打造“三治融合”,为全国创新基层社会治理提供浙江样板。

每月的5日和25日是宁波市象山县墩岙村“村民说事”的日子,这天,村里要讨论“喜事堂”该如何利用,小小的村会议室就挤进了30多位村民。但在以前,许多村民对村里的事情并不关心。

近几年,当地推行“村民说事”制度,把“村民想要的”和“村里想做的”结合起来,让村民和村干部面对面讨论问题、商量办法。

现在,“村民说事”制度已在象山县490个村推广,逐渐形成了“有事敞开说,有事要商议,有事马上办,好坏大家评”的“说、议、办、评”制度。

自治为基,法治为本。调解纠纷、讨论村务要靠群众参与,更要靠法律的保障。在湖州市安吉县余村的村民调解委员会中就有一位特殊的人,她是村里专门聘请的法律顾问李芳。最近余村要将闲置的房屋出租,合同李芳要把关。

村里的这份租赁合同根据民主议事规则,经过村委会、党员大会和村民代表大会集体商议过,但涉及到专业合同条款,李芳还是给出了不少修改意见。

村里的大事要讲法,小事更要讲法。现在邻里纠纷、事故赔偿等等,村民们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找法律顾问来咨询。

在桐乡市梧桐街道桃园村,由退休干部、乡贤、村民小组长组成的“道德评判团”通过协商共议,评定“星级家庭”,并定期对各类问题进行点名曝光。

村民高美生家因为鸡鸭混养产生污水,一颗星都没有拿到。上个月底村里卫生考核,高美生和老伴把院子里里外外打扫了三回,拿到了村里颁发的“最快进步奖”奖状。

自治,让老百姓有了参与的活力,法治,为乡村治理提供了强有力的保障,而德治,更像是春风化雨润物无声一般,改变着老百姓的内心。如今在浙江,村民们都成为乡村治理的主要参与者、最大受益者和最终评判者。


自治消化矛盾 法治定分止争 德治春风化雨

浙江念好乡村治理“三治经”

好一幅江南初夏图!6月初,记者来到浙江省安吉县余村采访。一路绿水潺潺、荷叶田田,一幢幢小洋楼掩映青山翠竹间,健身操队、舞蹈队、门球队等群众文体队伍活跃在村头巷尾……

“余村变成现在这样,不容易!”村支书汪玉成边走边感叹。

汪玉成为何有此一叹?上世纪90年代,余村山坡上一天到晚开矿,漫天粉尘让人不敢开窗。要环境,还是要票子?村干部不论选哪条路,都有群众站出来激烈反对——村子发展遇到了难题。

遇到这种难题的,不止余村。农村要发展,难免各种利益诉求交汇、矛盾纠纷集聚。彼时浙江的部分农村,一定程度上存在法治意识不强、化解基层矛盾途径不多等问题。

出路在哪里?近年来,浙江多地创新乡村治理体系,走上了自治、法治、德治“三治结合”的乡村善治之路,破解了一个个发展难题。

民主管村,村里的事商量着办

余村到底该走哪条路?2003年初,村两委决定“村里的事村民说了算”,数次召开村民大会后最终决定:关停矿山,抛去“石头经济”,向生态经济转轨。

决定一出,有些在外地没有参加村民大会的人不干了,气冲冲地要找时任村支书刘中华的麻烦。还有人在村里散播谣言:“村干部这么做,是为了私吞矿场留给自己”……

因为决定是村民大会集体投票做出的,谣言很快不攻自破。这也让村两委班子看到了民主管村的效果。 

老支书鲍新民深情地回忆:2005年8月15日,时任浙江省委书记的习近平同志冒着酷暑到余村调研,他高兴地说,下决心停掉一些矿山,这是高明之举。

近年来,余村牢记嘱托,践行习近平总书记的“两山”理论,坚持“三治结合”,为新时代乡村治理提供了生动范例。

民主管村是“余村经验”的重要一条——每逢大事,村里要先听老干部、乡贤、村民代表的意见。

6月3日,记者来到村部,正好赶上村里开会。村两委召集10个老干部代表集体讨论两个议题:村里成立物业公司和居家养老中心怎样更好提供服务。

“成立物业公司想法好。但好事要办好,得有专人管。”赵万芳快人快语。

李志荣跟着说:“我也赞成成立物业公司,能提供随叫随到的服务,还能为村集体增收。”

“居家养老中心最好能给老人供餐。”陈长法提议。

鲍新民则提醒:“食品安全怎么保证,给多大年纪以上的老人供餐,怎么定价,这些都要考虑周全”……

大家挨个发言,中间有插话、有打断、有观点碰撞。村委会主任俞小平说,各位老干部的意见与建议都被详细记录了下来,之后村两委将再开会研究,指定专人形成方案后再提交村民代表大会决议。

在余村,就这样,村里的事大家商量着办,村民在参与中真正成为村子的主人。

“村里的事,村民说了算”,在宁波市象山县,历经10年探索实践,村民说事形成了一套完善的制度体系——“想说都能说,遇事要商议,有事马上办,好坏大家评”。

“近些年,农村新问题多,只要大家坐在一起好好商量,基本上什么问题都好解决。”在象山县旭拱岙村村支书葛聪敏看来,村民说事制度是个治村法宝。

乡村振兴战略实施后,村里各项工程越来越多,也为村民提供了更多的劳动岗位。在一次村民说事会上,有村民提出:“村里做小工叫来叫去就那么几个人,是不是村干部做了手脚?”

葛聪敏听后,觉得这是件非常严肃的事情。会后,他连夜赶到负责工程建设的村干部家里了解情况,尽管得到的答案是那几个小工是熟练工人因而得到了长期聘用,但他觉得这事不能草草解决。之后,村两委召集村民召开“民工议事大会”,讨论、征求意见后制定了“做工五项规定”,其中一项规定:有意向做小工的村民报名后按照所在小组排序,村里先后轮流安排做工。很快,“五项规定”顺利在村民说事会上得以通过。谈起这事,村民谢世良夸赞:“办得公平公正,大家都心服口服。”

“‘村民说事’有点像‘晒霉’,阳光会把霉菌晒掉!”葛聪敏感慨,“一开始,我担心‘说事’会给村两委‘添堵’,时间长了之后发现,‘说事’让老百姓明白,村干部清白,实际上是‘疏堵’的!”

眼下,在象山农村,无论大事小情,“有事,阿拉好好说”已经成为口头禅,借助“村民说事”平台,民意“零距离”,干群“面对面”,一起求出了发展的“最大公约数”,画出了和谐的“最大同心圆”。

依法治村,遇事找“法”成习惯

在浙江农村,“法”字随处可见。在余村,法治宣传户外大屏幕时常播放着普法节目;在桐乡市屠甸镇荣星村,村道两旁、村中长廊等地,随处可见“酒后驾车违法纪,邪教赌博要严打”之类的法治标语。

建设法治乡村,浙江多地着力开展法治宣传工作,推动村民树立起法治意识。司法、公安、城管、综治各线还与村委紧密配合,坚持依法办事,村里逐渐形成了“遇事找法、办事依法”的氛围。

“自家地上想种啥就种啥,不违法”,这是前些年余村一些村民的想法,村民砍竹毁林、改种白茶的事件时有发生。实际上,私自毁林种茶会带来严重的山体滑坡、水土流失等问题,法律明令禁止。以前,村干部苦口婆心地讲,作用不大。现在,驻村法官李芳从专业的角度讲解:这具体违反了刑法、森林法哪些条款,以前有哪些类似的判例,很多村民都听了进去。

驻村法官帮助村民用法解决了一件件土地纠纷、旅游纠纷、劳动争议,越来越多的村民相信“法”的力量,村民们的法治意识大大增强。

在象山,“村民说事”成为乡村法治的实践平台,越来越多的农民“从信访转向信法”。

涂茨镇推行信访说事会制度,邀请代表委员、老党员老干部、乡贤、公安、法律人士等组成“和事顾问团”,依法评判上访人的诉求是否合理,共同解决问题。陈姓两兄弟因宅基地纠纷持续吵闹上访6年多,镇政府协调处理10多次不成,最终通过召开信访说事会,“和事顾问团”摆事实、讲道理、查凭证,两家人终于签订和解书,终止了信访行为。通过推行信访说事会,象山一批初信初访得以有效办结,一些信访积案也得以顺利化解,去年全县农村信访量下降了28%。

更多创新的法治力量在桐乡市农村涌现。前不久,在屠甸镇汇丰村的一农户小院里,一张小桌、几条板凳,一个“板凳法庭”开庭了。屠甸镇司法所副所长沈俊杰、派出所警官徐锡光、专职律师俞国锋、资深调解员姚慧敏、村干部王建发等组成了“评审团”,就村里一户农家乐老板与房东租金涨价纠纷开展评判。前期双方各执一词,吵得不可开交。所幸此次“板凳法庭”开庭,公安民警、专职律师、人民调解员分别从各自职能角度给出了处理建议。最终双方达成一致,友好地化解了纠纷。

“别看‘板凳法庭’简陋,但发挥的作用着实不小。它将法律服务触角延伸到农民家门口,村民很欢迎。”沈俊杰说。

为将法治推向基层,除了“板凳法庭”,桐乡市还创新性地推出了“法治驿站”“法律诊所”等接地气的服务组织,设立了镇、村法律服务团,每个村社都配备了法律顾问。他们除普法宣讲推动全民守法外,还免费提供法律咨询和纠纷调解,为村集体重大决策、重要合同进行“法律体检”,成为依法治村的重要力量。

以德润村,文明乡风夯实道德底蕴

“哇!这里负氧离子有4万多个!”

“赶紧深呼吸!”

在余村文化礼堂前,一群群游客围着显示负氧离子量的电子监测屏纷纷赞叹。

村委会主任俞小平告诉记者,好生态是立村之本,余村空气好跟推行烟花爆竹禁燃禁放“双禁”密不可分。

过年过节燃放烟花爆竹是传统习俗,余村是怎么做到说禁就禁的?俞小平介绍:村委提前介入,发放倡议书;设立“双禁”警示牌、挨家挨户上门宣传;提出“用锣鼓代爆竹,用鲜花换纸钱”等替代方案;给12户“双禁”模范带头户表彰;让舞龙队、腰鼓队、锣鼓队巡村增加年味;之后通过村民代表大会,将“双禁”写入村规……

因为移风易俗措施得力,从今年元旦起,余村再也没听到烟花爆竹声响。

建设文明新风的不独余村。象山县大力实施新乡村道德提升行动,对乡风文明产生了很大的推动作用。以往,“人情债”一直是象山农民沉重的负担。普通婚宴办四场,每场席开五六十桌,一桌动辄三五千元,红包2000元起档……近年来,象山全面开展婚丧礼俗改革,给“人情风”套上了“紧箍咒”。政府主导的同时,各村纷纷成立红白理事会,将婚丧礼俗整治形成的好风气写进村规民约。黄避岙乡塔头旺村红白理事会副会长吴声达介绍,现在村民办酒席,都会请红白理事会上门提供一站式服务,“我们既宣传,又监督,现在婚丧事简办已被村民普遍接受。”

在桐乡市,道德评判团成为以德润村的排头兵。在桐乡市高桥镇越丰村,上百户村民因整村拆迁搬进了新社区,但部分村民老习惯不改,挖掉了社区绿化带,改种起了蔬菜,社区工作人员劝阻无效,非常头疼。幸好有道德评判团多次出面做工作,农户终于认识到了错误并主动改正。

越丰村的道德评判团,有村里的老党员、退休干部和村民代表共11名成员。因为他们享有较高的威望和公信力,在评判陋习、弘扬真善美上,他们的话村民们听。几年下来,不少陋习在道德评判团的评判下,都渐渐得到修正,村里的风气焕然一新。

除了破陋习、树新风,推进农村德治,浙江还非常注重加强文化建设和道德引领。浙江很多农村都有比较厚重的道德文化底蕴,德治进一步夯实了这种底蕴,也使乡村治理赢得了更多的情感支持和社会认同。

“以文化人”,浙江很有一套。依托已有的旧祠堂、古书院、闲置校舍,很多农村建起文化场馆,过去单一传承宗族文化的祠堂,而今也变成了传播先进文化的殿堂。目前,浙江仅图书馆乡镇分馆就有894家、农村文化礼堂上万家。很多地方人有书卷气,村有文化味。

星级文明户挂牌亮户,这是余村一景。除了评选星级文明户,余村还每年评选表彰身边好人与新乡贤。“培育文明乡风”“培育乡贤文化”等工程的持续推进,使得全村形成了学身边好人、做荣誉村民、当道德模范的浓厚氛围。

对此,余村村民胡加兴说:“人活一张脸,评上了文明户,当上了乡贤,很光荣,大家都更加注重自己的德行,村子就会越来越好。”

在浙江乡村采访,让人印象非常深刻的是:这里不仅富庶,而且和美。以自治消化矛盾,以法治定分止争,以德治春风化雨,浙江农民“念”着“三治经”,大步走在绿意金光的振兴大道上!


敞开说村事、齐心办村事,象山基层治理凝聚百姓一条心

乡村振兴,让农民“唱”主角

海风诉说着党群共建山村的故事,山岚里一幅幅乡村振兴的象山画卷正徐徐展开。

乡村振兴,让农民“唱”主角。多年来,在党建引领下,象山百姓充分参与建设自己的家园,村里的事村民参与、村民决策,让山村发生巨变。尤其是象山大力推广的“村民说事”制度,通过“说、议、办、评”四个环节,让村民敞开说村事、齐心办村事,共谋发展、共享红利,实现乡风文明、邻里和睦。

据统计,今年一季度,象山乡村旅游接待游客129万人次,营业收入1.73亿元,同比分别增长34.3%和84.3%。

10年间,当地农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年均增长11.8%,村集体经济收入年均增长12.5%,先后获评浙江省首批美丽乡村示范县、省首批“无违建县”。

共商,和谐乡风沐田野

在涂茨镇旭拱岙村,22幢风貌民居刚建成,古色古香的设计风格,就让其成为当地一道亮丽风景。不远处的公告牌上,村规民约被一一列出,大到政策处理制度,小到村内做小工的时长和工钱。村党支部书记葛聪敏指着牌子告诉记者,这22幢民居的建设权,就是按村民说事定下的村规民约来分配的。

说得公开,做得公正,百姓心齐气顺。去年,旭拱岙村准备建22幢新房,可报名申请的村民有59户之多。“若分配稍有不当,很容易引起矛盾和纠纷。”葛聪敏说。于是村里就召开村民说事会,究竟怎么分,全由村民们说了算。最终,大家决定:之前配合“三改一拆”拆掉一户一宅老房子的16户优先安排建房,余下的43户抓阄选出6户。这样一来,每个环节都公开公正,大家心里敞亮,自然就没有矛盾纠纷。

有事敞开说,让村民充分表达诉求。这便是旭拱岙村乃至象山全县实现乡村有效治理的一大法宝。仅去年,围绕村庄建设、集体经济发展、基层治理等内容,象山开展各类“主题说事”活动3000余场,参与的村民近4万人次、新乡贤1200多人次。从村集体的账目有没有猫腻,到村民风闻的村干部作风等问题……凡此种种,只要民有所问,便必有所答。问题说开了,和谐乡风悄然形成。

在西周镇隔溪张村,正是靠“村民说事”,才渐渐改变了当地的婚丧嫁娶旧习俗。“过去,象山操办红白喜事的风俗过盛,婚嫁动辄宴请三四天,丧事一办就要七八天,甚至十几天,百姓不胜其扰。”村党支部书记赖秀兰说,去年听说村民张赛丽的儿子要结婚,自己就上门动员,希望她能按政府主导的新规简化习俗。起初,张赛丽说什么都不答应。

“树新风、除陋习,还是得靠大家一起‘说’。”见自己一个人劝不动,赖秀兰便“曲线救国”,先动员村民们来畅谈旧习俗的弊端。在村民说事会上,大伙儿你一言我一语,大倒苦水。一连开了几次会,村民们的认识变了,张赛丽一家也跟着松了口。最终按新规操办了婚礼,张赛丽节省了一半费用,两位新人也直呼轻松。如今,不单单在隔溪张村,象山婚丧礼俗整治内容纳入了许多村的村规民约,村民常常会主动打电话请红白理事会前去记账、监督。

文明植阡陌,新风沐乡野。在象山县黄避岙乡高泥村,户外墙绘团队刚刚完成了村中心广场的白墙绘画。正对着大幅的墙绘,老人们在广场中央的大树下一边纳凉一边看,好不喜欢!负责墙画绘制的象山星翎广告传媒有限公司设计师徐俪轩告诉记者,近一两个月,他们已经为象山5个村绘制了这一类墙画。“村民们对美丽乡村的要求不再仅仅是窗明几净、道路整洁,也越来越看重丰富的精神文化生活。”她相信,以后这样的“乡村订单”会接到越来越多。徐俪轩他们准备把村规民约、乡里的孝贤故事都作为墙绘内容,画到一个个山村里去。

共建,齐心协力办村事

在象山,新农村建设已从过去政府带着村民干,发展到如今党员干部和村民一起出谋划策、主动参与。也正因为如此,成就了一个个象山农村的巨变。

在黄避岙乡塔头旺村,村党支部书记周斌权这些天都在忙着敦促施工队,抓紧建设村口的游泳池。“村民们都盼着项目早一天建成,早一天吸引更多游客来。”他说,建个泳池作为民宿配套,这主意不是村干部拍脑袋想出来的,而是村民说事会上村民们大家商量出来的。

村子怎么发展,村民拿主意;建什么项目,百姓说了算。周斌权颇有感触地说,过去基层干部绞尽脑汁想办法发展乡村,却常常不合村民心意,于是百姓不支持、不参与,甚至还有抵触情绪。而如今,百姓群策群力,“金点子”一个接一个——从开发滩涂行走、滩涂寻宝、滩涂拔河、划海马等体验式游玩项目,到承接举办“斑斓海岸”马拉松、“斑斓海岸”亲子游、文艺晚会等不同类型的文体活动……别看村民学历不见得高,拿的主意却符合村里实际,而且参与积极性很高。

百姓参与村务多了,主人翁意识也更强了。“许多工作甚至都不需要我们村干部张口。”周斌权说,之前村里建停车场公园,征地涉及二三十户村民,有几户觉得吃亏,一时接受不了。于是,周斌权把这事放到村民说事会上,让有意见的村民说出自己的主张,再请村民一起来评一评。这让几家有“小九九”的村民感到难为情,很快便点头同意。在村民齐心共建之下,塔头旺村新增了游客集散中心、海上景观亭等标准化景区设施,新建主题民宿13家、床位130余个。

从政府“替民做主”,到百姓自己做主,便是象山推广“村民说事”制度多年带来的变化。通过形成“说、议、办、评”为一体的制度规范,象山实现村务管理、决策、治理、监督全闭环运行。截至目前,“村民说事”制度已在象山18个乡镇(街道)、490个行政村全覆盖,累计召开说事会10720次,累计收集各类议题6.9万个,采纳6.5万个,协商确定村级重点项目11076项、开工建设10580项,全县三星级以上党组织达91.6%。

把群众的知情权、参与权、管理权落到实处,村民流转闲置资源的积极性高涨。在西周镇尖坑村,利用闲置农房、宅基地,开发打造民宿村;在石浦镇沙塘湾村,81户村民集中流转闲置房屋,引来多家知名旅游企业投资,首期房屋租金170余万元;在贤庠镇沈家洋村,闲置宅基地、林地和水库流转发展现代农业,村集体年收入增加38万元……这些大大小小的农村发展项目,无一不是由村民参与共商的。

村民共治促产业兴旺,象山又将“法治”理念也植入其中。今年以来,村民说事的主体也越来越多元化,还邀请外来投资者、相关专家等参与共商村事。尤其是,通过建立“一村一法律顾问”制度,政法干警、律师等也参与到“村民说事”中,目前村级法律顾问就有600余名。针对群访、非访现象,一些乡镇还探索信访说事会制度——邀请人大代表、政协委员、老党员老干部、新乡贤、公安干警、法律人士等组成“和事顾问团”,以评议组身份主动参与信访说事会,依法评判上访人诉求是否合理,共同处理解决问题。

共享,释放红利齐获益

眼下,在茅洋乡白岩下村仙岩风景区内,一条长150米的玻璃滑道正在抓紧建设,下半年就将试运营。滑道的一端连着山顶,俯看山下,青山碧海交相辉映。

小康不小康,关键看老乡。为了带领全村奔小康,去年,白岩下村党支部书记胡凯建议由全体村民众筹资金,修建玻璃栈道,发展乡村旅游。一连五六次村民说事会,村民们就这个议题反复议论,有人支持、有人质疑。胡凯一边把自己到外地考察玻璃栈道的情况说给大家听,通过党员干部包片联户上门做思想工作,一边让已经入股的村民动员其他村民。“村民‘现身说法’,效果比村干部做思想工作更好。”

共享发展红利,村民一个都不能少。去年,玻璃栈道开放后,短短6个月就接待游客18万人次,实现门票收入460万元。到年底,每户入股的村民获得2000元分红,并返还8000元股金。尝到了甜头,今年当玻璃栈道二期滑道项目的众筹再次启动时,全村350户村民都入股了这个项目。

释放发展红利,象山又以改革激活农村闲置资源。在鹤浦镇的偏远海岛村小百丈村,去年4月村集体收储15幢储藏橘子的石头屋和周边6000余平方米闲置土地,与一家旅游公司签订流转协议,并颁发了全省首本宅基地“三权分置”不动产证。这本薄薄的证书背后,是在去年中央一号文件首次提出探索宅基地“三权分置”后,象山率先进行改革尝试,完成了确权、赋权、活权等一系列措施。

得益于此,企业获得20年使用经营权,放心地投资2000余万元精心打造“橘香石屋”海岛民宿群。由此,小百丈村的老宅也成了“香饽饽”,还“唤醒”了橘园、老石屋、张苍水兵工厂遗迹等村里的旧文化旅游资源。目前,象山已发放宅基地“三权分置”不动产证69本,盘活和利用宅基地10350平方米、闲置农房12420平方米;接下来,象山计划在3年内激活利用闲置宅基地及农房1000幢、农民人均住房财产性收入增加50%以上。

唤醒农村沉睡资源,打通工商资本下乡通道。去年以来,象山流转利用宅基地引进乡村度假村、高端民宿等项目38个、总投资超过5亿元。通过挖潜宅基地,乡村旅游、现代农业以及一二三产融合发展有了新空间。随着新资本进入、新项目建设,越来越多农民变身为“房东”“股东”,增加了财产性收入,也让他们在唱响乡村振兴这台大戏时底气十足。

打印本页】 【关闭窗口
 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